失眠

作品:《失眠情书

一秒记住【3q中文网 Www。3qdu。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    ………
    好熟悉的一句话。
    好像在哪儿听过。
    思考片刻,林意七微不可察地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    嘶………这句话不是她说过的吗。
    林意七常在微博分享美食相关,但画风与其他的美食博主多少有一点点不同。
    比如最近的几条:
    【家人们冲啊!麻辣拌,拌拖鞋都好吃!!】
    【今天吃了个臭豆腐,不能说好吃,也不能说难吃,就是那种,很正宗的汗袜口感】
    【螺蛳粉,好吃到我家猫跳起来给了我一拳问我为什么偷吃它猫屎】
    ………
    有粉丝亲切称她为【阴间屁美食博主】,林意七不以为耻反以为荣,在网络上愈发激情冲浪。
    可问题是………房东怎么会知道这句话?
    难不成他有在网上关注她?
    林意七顿时联想到了下午他看她的画时的奇怪反应。
    难不成他是她的粉丝?
    可是她当时不是也承认了自己就是《勇者纪元》的漫画作者吗,如果他有关注她,为什么下午又要装作不知道呢?
    林意七瞟一眼身侧男人,他目光平直望着前方,看不到口罩下的表情,但目光还是平静的,好像只是随口说了那一句。
    难道是她想多了?
    也许他只是在网上其他地方看到了那句话,也是有可能的吧。
    林意七没有接话,两人沉默了下来。
    这条小吃街很长,走到尽头是十字路口,在十字路口右拐就是一些家常菜小馆了。
    沿着人行道右拐,路灯顺势斜打下,扶槐的身侧丢了一道小影子。
    他回过头,手疾眼快地拎起林意七的帽子往后扯了两步,与此同时,一辆电动车风风火火地从她身边刷了过去。
    “没长眼睛吗?”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冷。
    大概是从前和扶栀走在一起时,她也有过这样过马路发呆的状况。所以扶槐看着眼前迷迷糊糊的人时,心中瞬间就生了点火,无意识中加重了语气。
    他站在马路牙子上,本就比林意七高出了一大截的身高此刻更加窜天。
    林意七看他时得仰着脖子。
    路灯从侧面打下,他紧皱着眉头。
    好凶。
    像在学校外的小巷子里,拎着同学的衣领收保护费的混混头子。
    ………
    语气凶。
    眼神更凶。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…”她下意识开口,声音又怂又软。
    而扶槐训斥的话说出口下一秒,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语气有些过了。
    事情就发生在瞬间,他的手还拎着林意七卫衣的帽子,她站在马路牙子下仰着头,小身板被扯得歪歪扭扭的,长直的黑发自然向后垂下,露出一张无辜的小脸。
    霎那间扶槐以为自己拎着一只小猫。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    他很快松开了手,收回视线,然后恢复了平静语气,“过马路时别发呆。”
    林意七摸了摸鼻尖,“嗯……知道了。”
    两人继续一左一右地往前走,只是扶槐走到了马路外沿,林意七走在马路内沿。
    两人没有说话,直到走到街角一家粥铺,林意七点了小份青菜粥,扶槐点了大份的粥。
    付钱时扶槐直接替她也付了,在林意七开口之前说:“中午是你请的,晚上我请。”
    林意七便没有说话了。
    粥铺很小,只有一张柜台,并没有供人坐下的位置,只能打包,不能堂食。
    两人沿来时对侧的路走回去,路灯斜穿过影影绰绰的树叶缝隙,落下斑驳的暗影,将两人的身影拉长。
    粥店老板将大小份的粥装在一个袋子里,扶槐拎着袋子,林意七双手背在身后,她走在马路内侧,路灯的影子刚好在身前,一步一晃,影子也跟着跳跃。
    “对了,我还没问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林意七忽然抬头。
    扶槐看她一眼,收回目光,回答得简短:“姓扶。”
    “幸福?”
    还真有人叫这名字啊?
    林意七小时候背《百家姓》背到“幸”姓时就想,如果她姓幸,一定要取名叫幸福,或者叫幸运也行,没想到今天居然真的遇到叫做“幸福”的人了。
    “你名字很好听诶,有很好的寓意。”林意七微笑。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    扶槐沉默。
    不知她如何得出这个结论。
    回到房子,扶槐没有停留,拿了自己的粥就回房了。林意七也草草解决了晚饭,洗了个澡就回到书房继续赶稿了。
    前几天因为搬家的事情,林意七忙得晕头转向,直到下午才想起半个月前接了个漫画签售活动,就几天后。
    意味着她的排稿时间又少了一天。
    意味着她又要开始极限赶稿。
    林意七在书房里高强度工作了两天,两天之中除了吃饭睡觉她几乎都没有出过门。
    爆肝了两天,她终于在签售会的前一天晚上赶完了五天的工作量。
    林意七走出书房时,已经是晚上十一点,对门工作室门缝下的灯还是亮的。
    林意七愣神地捧着水杯在他工作室门口站了一会,然后掏出手机给他发了条信息就回房了。
    直播间里,一把lol匹配赛刚开局,蓝方打野走出泉水,轻车熟路地入侵了敌方野区。
    “叮咚”一声,微信提示音。
    直播间右下角,面色冷丧的男人瞟了眼手机,移开左手准备将手机静音,视线在手机屏幕上凝了片刻。
    “first blood”
    送了敌方一血。
    -
    林意七回了房间,没过多久,便听到门外走动。
    他回房间了。
    与此同时,微信上收到回复。
    林意七:幸先生,早点睡,注意身体
    房东-幸福:嗯。
    林意七躺在床上,打开微博刷了刷两天没看的动态,没什么感兴趣的事情,倒是fuhu今晚重新开直播了。
    点开直播回放。
    直播很短,只有十五分钟,一把游戏的时间。
    直播间右下角的小框摄像头里,男人懒怠地靠在电竞椅上,目光淡淡的,电脑变化的光落在他的脸上,他眼下也添了不少乌青。
    大概是前几天生病没睡好吧。
    他打游戏的状态也不是很好,开局就送了一血,好在后来找回了状态,五分钟逆转局势,十五分钟就结束了游戏。
    然后就下播了,全程一句话都没说,面色很淡。
    评论区里各路电竞粉、直播粉,还有一部分颜粉都在问同一个问题,他没有回答。
    林意七大概是知道这件事的。
    fuhu从own退役以后退隐了一年左右,后来签约了一年照猫直播,一年之后续约,继续直播到了现在。
    签约fuhu时,照猫还是个快要倒闭的夕阳直播网站,是fuhu入驻带来的流量一手奶活了这个网站,让它成了如今直播网站三巨头之一,因此照猫对fuhu的待遇特别好,对他的直播时长要求很低,平时给他的曝光度也非常高。
    但最近网上有小道消息传出,fuhu在今年年底与照猫的合约到期后,将不再续约,也不会与其他网站签约,这就意味着,粉丝再难看到他直播了。
    所以直播间里评论区才会刷屏提问这个问题。
    林意七关了回放,设了个闹钟躺下,心情却不如刚刚结束工作时轻松了。
    在床上翻滚了一会睡不着,林意七又打开灯爬了起来,从床头柜掏出平板,打开了一张未完成的画布。
    是刚到这房子那天晚上打的草稿,正是房东站在卫生间中的那个画面激发了林意七的灵感。
    但那天太累,她只快速打了个草稿,反正现在睡不着,索性就把这张画完善一下。
    夜幕静谧无声地降下噪来,小小的床头灯发着暖黄色光晕,窗外霓虹光点辉映在月色窗帘上,落下沉静的影。
    房子另一侧,黑暗寂静的房间,床头充电器的一点蓝光缓缓晕开。
    男人双眸已然合上,微动的眼球却暴露了他长久失眠的毛病。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那道身影坐了起来,疲惫地仰头靠在床前。
    他的唇线抿得笔直,下颚至脖颈紧绷出一条锋利的直线,突出的喉结微微滚动。
    良久,他睁开生涩的眼,眼底红血丝更深了些。
    睡眠日常缺失。
    在床头坐了一会,他熟稔地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瓶药,旋开瓶盖又顿住指尖,随即将其又放了回去。
    他转手拿起手机,上网页随便翻了翻新闻,点到微博消息栏,恰好见到置顶群有新红点。
    搬砖七:家人们醒着吗醒着吗?!
    搬砖七:白天我画图如便秘,晚上我灵感如泉涌啊!
    搬砖七:摸了个脑洞,有没有人看??不能就我一个人兴奋!!!
    大概是大家都睡了,没有人回应。
    詹姆斯造纸86:还不睡?
    詹姆斯造纸86:什么脑洞
    那边很快发出一张上色半成的线稿。
    从上往下的冷光,惨白病弱的皮肤,金色长发齐腰的男人站在镜子前,泛白的手指青筋浮现,好像在压抑着什么。
    他的额前皮肤上布满细汗,朦胧的湿气弥漫在空气中,隐隐约约透露着暧昧的气氛。
    图一发出来,很快就有人冒泡了。
    夜猫一君:雾草!我愿称之为发情期猛o!狠狠嗯了!
    搬砖七:英雄所见略同啊家人!!
    夜猫一君:这波啊,这波是色皮共识
    扶槐懒怠地靠在床头,手机界面切换至搜索引擎。
    输入:【发情期猛o】
    “Omega,标记……”
    随着手机内容向下滑动,他的眉头逐渐皱了起来。
    “alpha高大、好斗,拥有巨大的……”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    “什么玩意儿。 ”
    不知看到了什么,扶槐低骂了声,然后退出页面。
    不够,又删除了浏览记录,而后掐灭了手机躺下。
    “那小孩天天都在看什么……”
    扶槐揉了揉眉心,闭上眼。
    难得的,呼吸竟缓缓平静了下来。
M.3Qdu。com首发最新。